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我以年龄为生_ 53吾已出言,你即被夺-

时间:2021-05-28 11:26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润牙小说我以年龄为生 53吾已出言,你即被夺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53吾已出言,你即被夺

    在七红毓离开后,羡央儿便又恢复绝美真身来。

    她对又已回到榻上装睡的一天龄冷冷说来:“把自己身上最后一颗人级天啄我心丹给她,你是不是对她有意思?”

    几日相处下来,他身上寻常界环中有什么她都已暗中掌握了,而这人级天啄我心丹他就根本没收藏在那强大的空界环中。

    一天龄失笑了。

    他闭着双眼,犹似惬意地说来:“羡大小姐,是又如何?”

    羡央儿哼了哼,在桌边坐了下来,接声:“有我在,她顶多给你当当丫鬟!”

    一天龄收敛了笑意,睁开了双眼,瞥着她,漠然接声:“羡大小姐,你可真是高高在上,一言就定了别人未来命运。”

    闻言,羡央儿怔了一下,冷声: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一天龄神态却是变得更冷了,语:“羡大小姐,你最好记住一点,选择吾的后果,你这张破嘴是会自带冥冥主宰意。不论你话语有多么的不经意,都是会带来一丝如你所说的效果!并且,这种效果是会随着你境为的越来越高,随着别人的境为相对弱小,而变得越来越真实!所以,你以后最好谨言慎行,别尽给吾来惹是生非!”

    羡央儿内心震了震,但语:“你想说我现在就拥有了某种言出法随之力?”

    一天龄重新闭上了双眼,不再答话。

    “胡说八道!”羡央儿忍不住又怼了一句。

    一天龄哼了一声,回:“蠢女人,不是言出法随,而是口含天宪!”

    羡央儿再次震了震,但语:“有何不同?”

    她其实是明白两者有差别的,前者相对较弱,后者相对更强!

    “法,岂可与宪相提并论!”一天龄喝来。

    话声仿佛有某种醍醐灌顶之力,直轰得羡央儿心神恍惚起来。

    良久,她才回神,恨声语来:“你说这么多,更加让我确信了你就是对她有意思!”

    一天龄有些哭笑不得了,他叹来:“罢了,吾还是先剥夺你这破嘴的这一丝冥意好了。”

    羡央儿一听,却是恼怒起来:“你敢!”

    然而,一天龄却回:“吾已出言,你即被夺。”

    羡央儿咬牙切齿,将信将疑,冷声:“那你给我收回去!”

    一天龄却又是不再搭理。

    忍不住时,羡央儿抓起桌上一个杯子,捏得粉碎!

    可怜的杯子,成了她羡央儿的出气筒。

    好半晌之后,她才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时,一天龄又出声了:“赶紧练你的待经九璧吧!你已搅动了这兽/兽城的风云,接下来,恐怕就会有挑战者来登门了。”

    羡央儿却是执拗起来:“给我收回去!这是我选择所获的权利!”既然知晓了这等专属权利,她是绝对会牢牢掌握在心,岂能让他任意剥夺?绝不!

    一天龄睁开双眼,瞥来,有些无奈地笑来:“说你是蠢女人,你还真是!我且问你,你的境为现在是不是比我高?”

    羡央儿听后,神色有所缓和,但语:“你这人一肚子邪水!我现在信不过你!我就要你正式收回!”

    一天龄深吸一下,语来:“行,依你。吾,收回!”

    羡央儿绝美面容这才如沐春风,但又语:“那刚才也算我说错了,她七红毓未来该怎样便怎样,只要她不来纠缠于你!”

    一天龄叹了叹,语来:“?儿可不是个醋坛子。”

    话出,羡央儿登时变脸,一叱:“?儿是?儿!我是我!你以后休想给我到处沾花惹草!”

    一天龄沉默了会儿,忽然喃喃:“当初,她(他曾经的妻子)也是这样的,因为我帅得一塌糊涂,而她自己长得又不怎么出色,就常常对我疑神疑鬼,还因此妒杀了一些和我有过接触的无辜女人。羡大小姐,你也要变成这样吗?”

    羡央儿听着这种喃喃声音,内心忽然莫名一痛,他嘴上总说已经忘却了和她有关的一切,但事实却是他从来没有忘记她!他内心这道伤疤一直就没有好!

    “你如今这凡俗模样,是不是也是为她而生的?”羡央儿随即问来。

    一天龄似是愣了愣,才笑来:“羡大小姐,你现在终于肯相信我曾经帅得一塌糊涂了?”

    羡央儿没好气地一哼,但绝美面容却是泛起了红晕。

    “待这觉醒使命结束,吾应该就会恢复真身了。届时,你可以好好欣赏欣赏吾的糊涂帅态了!”一天龄笑容依旧。

    “我就没见过像你这般厚脸皮的人!”羡央儿笑叱。

    一天龄这时又闭上了双眼,接声:“羡大小姐,你练你的吧,七红毓于我来说,只是一个有了了却的过客。”

    羡央儿静默了会儿后,也闭上了双眸,回语:“我不是妒妇,以后只要你不过分,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”

    闻言,一天龄又睁开来,望向她,邪邪而问:“羡大小姐,那你倒是和我说说什么样才是不过分?”

    羡央儿倏然睁开,瞪语:“就是不能媾/染!”

    一天龄看着面色通红的她,眼神中邪意渐去,并露出了罕见的认真神态,接声来:“她还在的时候,我就没去背叛过。”

    羡央儿盯着,面上红意渐去。

    “但你却逼我来背叛?儿了。”一天龄眼神中邪意又起。

    羡央儿避开了,眸光有些黯然。

    “羡大小姐,希望这就是我觉醒人生中仅有的一次。以后,若再出现,那你可是始作俑者了。”一天龄又语来。

    羡央儿不禁咬牙切齿,怒来:“谁是始作俑者了?我是获得?儿应允的!”

    一天龄失笑。

    羡央儿又是一脸通红。

    “邪魔歪道,把你这双邪珠子立刻给我闭上!”羡央儿被她看得实在是有些不知所措了。

    一天龄闭上了,未再多话。

    羡央儿这才有了喘息之机,内心直骂,混蛋!你就一定要把我戳得千疮百孔吗?

    就在这时,传来一声:“羡大小姐,忘了说一句了,你让我背叛可以,但可别让我发现你有背叛我!”

    话落,羡央儿几乎是脱口而出:“混蛋!谁背叛你了?”

    一天龄嘴角邪笑起来。

    羡央儿说完就后悔了。

    她双眸已然喷火,在实在忍不住时,一巴掌啪在了桌子上!

    桌子粉碎!

    杯、碟、壶等碎满一地。

    羡央儿仍是不解气,她是真的想揍他了!

    似是觉察了她羞怒到了极点,一天龄平和出声了:“赶紧练你的待经九璧吧,现在练应该会有事半功倍的效果。”

    羡央儿咬牙切齿,只语来两字:“道歉。”

    一天龄欲语。

    “我再说一次,道歉!”羡央儿才不会管什么事半功倍效果,她今天一定要让他学会对她说软话!

    一天龄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羡央儿起身缓缓走近榻来,蓄势待发!

    一天龄睁开了双眼,盯着她,神态罕见地平静。

    “你说不说?”羡央儿手已抬,准备扇了。

    一天龄却还是十分平静地盯着。

    “你找死!”羡央儿心已豁出去了,扇来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扇来一瞬,他却是伸手抓住了她的手,然后用力一拉,将她人拉到了怀里,轻轻吻住了她。

    她脑子只剩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直到他又轻轻退开,她才回神。而回神已是满面绝伦红晕,眼神无限羞涩!

    他轻轻抚摸着她的仙美鬓丝,喃喃出声:“你赢了。”

    羡央儿避开了他平静目光,但却又无比温顺地把脑袋贴在了他心口,聆听着这世间最动人的心跳!

    他双手轻轻揽抱来,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大概过了片刻之后,她主动分开来,温柔一笑:“我要去练了。”

    他松开了双手。

    而她却是主动吻了他一下。

    霎时,他面上的红光变得更加明亮了。

    她轻然而退,欢然而语:“其实你比我想象的要纯粹。”

    一天龄失笑,睁开来,语:“彼此彼此。”

    羡央儿深吸一下,转过了身,走向椅子,坐下,开始明悟适璧篇。

    一天龄看着她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。

    对她的恶意捉弄,终究到了尽头。在吻上她那一瞬,他便已真正接受了她。而她在主动亲上他一瞬,也已许下了她的永恒之意!

    一时间,满屋自有无尽情意绵绵流动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最可觞。

    从待君来回来的七红毓已来到了赋蓓蓓房间。

    赋蓓蓓刚一见到她的时候,目光中是带着一丝期待之意的。只是在七红毓欲言又止的时候,她便彻底失落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蓓蓓。”七红毓道歉来。

    赋蓓蓓深吸一下,接声:“红毓姐,这和你没关系,你不必这样。好了,我们去找师叔吧,他现在还在等我们。”

    七红毓点点头。

    随后,两人就与棠昊在一个休憩雅间汇合了。

    “都收拾完了吗?”棠昊问来。

    赋蓓蓓点点头,接声:“都好了,师叔。”

    棠昊嗯声而语:“那我们就结账回宗门吧!”

    七红毓似是犹豫了一下,接声:“师叔,人级天啄我心丹的事情,我们别上报了吧!”

    话出,棠昊和赋蓓蓓都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红毓,你在说什么?为什么不上报?”棠昊不解的语气中带着一丝问责。

    七红毓低头沉默了一下,才语:“师叔,我想过了,就算这人级天啄我心丹药谱真的已被巫马莉莉掌握,我们又能如何呢?还能让她乖乖交出药谱吗?她如今能成为这新的兽/兽城之主,背后肯定会有不凡势力,说不定还完全不下于我们药天宗!如此一来,我们上报宗门,宗门势必会进退维谷,甚至稍有不慎,真可能引发灵兽两界的界战。所以,师叔,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。也许……来日说不定会出现更合适的时机,让我们能够更好地解决!”

    棠昊沉浸起来。

    赋蓓蓓皱眉看着七红毓,接声:“红毓姐,是不是有人和你说了什么?”

    七红毓失笑一丝,只语:“蓓蓓,我有主见。”

    赋蓓蓓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“红毓,你说得也确有道理。那这样吧,我们不走了,就留下来先查清这巫马莉莉背后到底有什么势力!”棠昊随即一转。

    然而,七红毓却是摇摇头,语来:“师叔,这风险还是太大了,我不能让你去犯险!”

    棠昊欲语。

    “另外,我也想回宗门勤加境练了,不想再在这儿浪费时间。我现在只有尽快成长起来,才能弄清自己的身世!师叔,一切就这样吧,好吗?”七红毓盼望着。

    棠昊凝视着她,叹了叹,语:“红毓,师叔感觉你今天变了好多。”

    七红毓勉强一笑,接声:“师叔,我要成长,自然会变。”

    棠昊随即问向赋蓓蓓:“蓓蓓,你的意见呢?”

    赋蓓蓓思忖了一下,接声:“师叔,在这兽/兽城,我也并不是一无所获,至少现在我知道了我自己的实力还完全无法和某些人相提并论!我赞同红毓姐的,我也需要来刻苦境练了,我们这就回宗门吧!”

    棠昊点点头,应声:“好,走吧。”

    随即三人离开了雅间,结了账,准备走出最可觞。

    w

    【阅友】

    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