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免费在线要看小说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要看小说 >

家世签_ 第一卷,第二章-

时间:2021-02-04 12:47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采集侠 点击:
雨太迷离小说家世签 第一卷,第二章在线阅读。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    第二章

    一晃十年过去了,沅孺从开始的不适应到渐渐习惯,只是会在逢年过节和夜深人静之时怀念自己的亲人,远方的父母,是如同自己一样被雪崩带到了陌生的地方吗?还是在天堂看着自己?还是在家乡思念自己?他们一定会翻着相册来回看,吃饭的时候多放一副餐具,看到漂亮衣服,一定还会想买给自己吧。想找方法回到自己的家乡,却越来越舍不得现在的母亲。

    谢氏是传统的大家闺秀,在人前不拘言笑,在家中端庄尊贵,前头也说过,谢氏生的极美,胧烟眉,微微上挑的眼角,清澈的眸子里透出娇媚与纯净,身形纤细合度,最难得的是通身的气派,毕竟谢氏跟现在宫里头容妃是嫡亲的堂姊妹。但谢氏身子弱,入门近五年,在农恪己已经有了一子两女之后才生下了嫡女,又不如妾室会邀宠,农恪己对她一直是淡淡的,但每月也总有五六日是歇在正房的。有了沅孺之后,农恪己来的稍勤了些,毕竟沅孺是嫡女,而且沅孺那乌溜溜的眼睛特别讨人喜欢,笑起来就如天上的月亮,相比谢氏,沅孺长得更像农恪己,正是这个长相,为沅孺在家中赢得了稳固的地位。

    来到这里九年了,谢氏因生沅孺,落了病根,容妃遣了太医来看,也说不能再生育,老太太很是唏嘘,但谢氏却看得很开,且不说自己能否再生儿子,就算生得下来,就农家妾室那种手段,也有苦头吃。这些年农恪己又纳了两房小妾,一个怀孕四个月莫名其妙就没了,另外一个待生产时一尸两命,竟还是一个男婴。谢氏已经很是庆幸沅孺命大,农恪己心中也跟明镜似的,虽干不出宠妾灭妻的事,却对沈氏格外宽厚。。

    话说这沈家在景和街街口住,距离农家不远,沈氏出身商贾,祖上却是农家家奴,沈氏的太爷爷跟着当时申远爵当差,差事做的好,也学了一些东西,得了申远爵应允,在洛州做起了绸缎生意,渐渐生意做大,申远爵也就给他们一家除了奴籍,沈家仍奉农家为主,沈家姑娘也多养在爵府。

    沈家四姑娘自幼便与农恪己在一处,青梅竹马自是不必说,沈氏美丽活泼,年幼时据说还救了落水的农恪己,因救人,小腿上还留下很长一道疤,农恪己与沈氏早已海誓山盟,私定终身。若不是为了农家,为了爵府,农恪己是不会娶谢氏的,这样看,谢氏到是第三者了,也难怪农恪己宠着沈氏,也难怪沈氏会对农恪己别的孩子下手。

    谢氏柔弱,却也不是任人揉捏的软柿子,沈氏猖獗,农恪己不管后院之事,谢氏能护着沅孺长大,已属不易。

    回来还说现在九岁的沅孺,七年前,农恪己被外派到了洛州,可以说沅孺的童年都是在洛州,对洛州,沅孺有着不一样的情愫,这里街道繁华,四季分明,初春的渭水河,最是美丽。除了两边的垂杨柳有些痒鼻子。这里木青水秀,梨花桃花相拥如簇,微风吹在身上,凉凉得带着甜丝。渭水河边踏春的人多,洛州风气相对开放,女子可以不遮面外出,男男女女穿着鲜艳的新衣,三五成群,嬉闹追逐。

    沅孺特别喜欢这种氛围,四周的飘花和柳絮痴缠,刚落到地面,又被清爽的春风吹起,相拥远去。

    沅孺带了两个丫鬟,径自在树下坐了,打开一个绸缎包,里面赫然是从洛州最大的点心铺百香楼买来的花糕,沅孺也算痴活了三十载了,却还未吃过这般香甜的花糕,上一世,自己竟是不喜太甜腻。而今生,也不知是年纪小,竟十分喜甜食,特别是各种花糕,谢氏宠溺,就差把百香楼的厨子收到家了。

    “也就跟着三姑娘和大爷,才能吃些上好的点心了。”采薇一边吮着指头,一边说着。她生得很是机灵,十三四岁的年纪,桃心脸上长着小巧的眉眼,稍厚的嘴唇并不妨碍话多。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采葑也符合,“府里的姐妹们,可不都羡慕着我们呢,大爷那虽好,却比不得三姑娘好。”采葑生得颇为大气,宽眉细眼,圆脸方口,年龄也稍长些,已近十六,行事也是极为稳重的。

    沅孺歪着脑袋看看她俩“大哥那?大哥那也有上好的点心吃吗?”沅孺思索了一下,问出以自己九岁的年龄应该问的话。

    沅孺的大哥盈安是农恪己一个升了姨娘的通房生的,也是除了沈氏的盈航之外,唯一的儿子。盈安比盈航大一岁,当时沈氏刚过门不久,盈安才能顺利出生,虽是庶出,却是长子,沈氏也不敢轻易下手,况且自己也生了盈航。盈安之母刘姨娘也颇有心计,这边伺候着农恪己,那边也费心思讨好着谢氏,还经常把农恪己往谢氏屋里推。就差把盈安养在谢氏名下了,谢氏念着刘姨娘的好,对盈安也多为照顾,也是盈安自己争气,十五岁便在洛州城小有名气,无论诗书学问,家世人品,也怪不得媒人们经常往府里跑了。

    “大爷那里点心倒是不多,但大爷对下人们和善,跟着大爷当差的蕙兰也时常会有些精致的吃食。”采葑正说着,一旁夹道上传来车辘声和吵杂声。

    只见夹道上慢慢驶来几辆囚车,每辆囚车旁边紧跟着几个官差,有带刀的,有背枪的,表情严肃,一边走一边招呼着闲人勿近,排头的囚车里,坐着一名少年,衣衫褴褛,头发蓬乱,脸上相比其他囚犯却干净很多,侧面只看得高挺的鼻梁和坚毅的下巴。众都伸着脖子随着囚车移动着脑袋。待囚车走远,却又喧闹起来。

    但见一名弱冠之年的青衫公子,边拿折扇敲着手掌边说“晦气,晦气,好端端的,碰上这几个短命鬼,爷出门怎的没看黄历!”

    “年兄此言差矣,且不说撞上死囚就一定要倒霉,又不见得真是死囚。”同行的布衣公子摇着头说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距沅孺三人不远处一个喝茶的棚子下,一名老者摸着胡须笑了起来“年轻人,你们懂什么,那是皇室的囚车,里面坐的,不外乎就是文门内乱的六皇子和八皇子一党,如何定罪,是生是死,也不过是圣上一句话而已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后,唏嘘不止,渐渐也就散了。

    沅孺的好奇心被吊得馋馋的,拉着采薇采葑一个劲问,文门内乱已经过去四五年了,兴宗实行仁政,一方面虽不大张旗鼓斩杀六皇子和八皇子一党,却也暗中派人搜寻,另一方面也加派人手寻找当时太子之子皇太孙,并放言要让皇位与这个侄儿。一时举国老少皆称赞兴宗,只是这么多年过去毫无皇太孙的消息。人们猜测皇太孙或许早已薨逝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织梦二维码生成器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推荐内容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
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,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